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1495

沧浪水_百度百科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沧浪水是在《孟子·离娄》中记载,孔子周游列国时听到小孩子唱了一支歌: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。”

  《书禹贡》嶓冢导漾,东流为汉,又东为沧浪之水,《孟子·离娄上》有“孺子歌曰: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。”《楚辞·渔父》中也有:渔父莞尔而笑,鼓枻(yì)而去,乃歌曰: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。”遂去,不复与言。

  一、谓汉之别流,《书孔传》别流在荆州,《郑玄书注》沧浪之水,今谓之夏水,即汉之别流,《刘澄之永初山水记》夏水,古文以为沧浪,渔父所歌也。

  二、谓沧浪为地名,在湖北均县北,《水经注》“武当县西北汉水中有洲名沧浪洲,”蔡沈书传从之,《胡渭禹贡锥指》弃少蕴曰:”沧浪,地名,非水名。“《阎若璩四书释地》集注,沧浪水名,殊非,盖地名也,当云武当县西北四十里汉水中有洲,名曰沧浪,汉水流经此地,遂是名沧浪之水。

  三、谓即汉水,《张衡南都赋》“流沧浪而为隍,廓方城而为墉,”李善注引左氏传屈完所谓楚国方城以为城,汉水以为池,则是沧浪即汉水也。

  《袁了凡禹贡图说》沧浪,即汉也。源出湖南常德县南沧,山曰沧水,东北流至汉寿县西,与浪水合曰沧浪水,北流至沧港口入江,《寰宇记》沧浪二水合流,乃渔父濯缨之处。

  楚襄王时,屈原再次被流放江南,当得知秦军攻陷郢都的消息,国破家亡的悲愤不能自已,他披头散发地在江边徘徊,颜色憔悴,形容枯槁。渔父见了,很是惊疑,问他怎么落到这样地步?屈原回答,这是因为世人都浑浑噩噩,仿佛醉了一样麻木,只有我是清醒的。渔父劝他与世俗同流,不必独醒高举。他以为不然,说是宁愿投入江流,葬身鱼腹,也不能蒙受世俗的尘埃。渔父听了,淡淡一笑,解缆登舟,一边划桨一边唱道: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。”小船渐渐隐没在暮色苍茫的江天里,那歌声的袅袅余音,终然也如一缕轻烟般地消散了。

  自此以后,“沧浪”的内涵就丰富起来,不仅指汉水之东的那条河流了。宦场仕途中的不少失意者,将它的清流来滋润自己荒芜的心田,作为精神的归宿,庙堂之高,江湖之远,实在没有什么差别,“沧浪”也就含有隐逸的主题了。

  正如王勃《山亭兴序》所谓“山情放旷,即沧浪之水清;野气萧条,即崆峒之人智”;刘长卿《祭崔相公文》所谓“顾婆娑之树老,歌沧浪之水清”。沧浪之水正是失意人平静清澈的心态追求,歌之咏之,累累不绝于纸墨。然而就在这汩汩流水里,正映照着那些令人感慨的故事。

  北宋庆历三年,范仲淹任参知政事,与枢密使杜衍富弼韩琦等锐意改革,时任集贤校理的苏舜钦,成为保守派的攻击目标。庆历五年春天,苏舜钦挈家南下,到苏州已是初夏。由于心情烦闷、天气蒸燠,他觉得租住的屋子褊狭低小,不能出气,半年里搬了三次家,还是不能满意。一天,他偶尔走过郡学,见东面草树郁然,崇阜广水,有一片弃地,三面皆水,森森古木相掩蔽,静落落的。问老人,才知道那是当年吴越国中吴军节度使孙承?的池馆,虽废圮已久,但遗意尚存。苏舜钦实在太喜欢这个地方了,就以钱四万缗买了下来,修葺亭园,想到自己遭遇,不由联想到那首渔父之歌,就在山上筑了个亭子,题名沧浪亭,还写了一篇《沧浪亭记》。

  苏舜钦非常满意自己的家,在给韩维的信里就说:“家有园林,珍花奇石,曲池高台,鱼鸟留连,不觉日暮。”朋友们也为他高兴,既然官场失意,那就在沧浪亭里与风月相伴吧。欧阳修梅尧臣苏舜钦既是朋友,又一起从事诗文革新运动,他们是深深理解苏舜钦的。

  欧阳修在《沧浪亭》里咏道:“荒湾野水气象古,高林翠阜相回环,新篁抽笋添夏影,老枿乱发争春妍。水禽闲暇事高格,山鸟日夕查啾喧。不知此地几兴废,仰视乔木皆苍烟。”“初寻一迳入蒙密,豁目异境无穷边。风高月白最宜夜,一片莹净铺琼田。清光不辨水与月,但见空碧涵漪涟。清风明月本无价,可惜只卖四万钱。又疑此境天乞与,壮士憔悴天应怜。鸱夷古亦有独往,江湖波涛渺翻天。崎岖世路欲脱去,反以身试蛟龙渊。岂如扁舟任飘兀,红蕖渌浪摇醉眠。”

  梅尧臣则有《寄题苏子美沧浪亭》,起首就咏道:“闻买沧浪水,遂作沧浪人。置身沧浪上,日与沧浪亲。宜曰沧浪叟,老向沧浪滨。沧浪何处是,洞庭相与邻。”虽说“沧浪”两字悠悠入口,但是似乎只有苏舜钦才真正懂得它,于是也就被他占为己有了。

  渔父之歌,唱了千百年,至此才在苏州落实下来,情景交融了,“沧浪”也成为古城的一个文化符号。人们说起“沧浪”,就会想到苏州,想到那清风明月、近水远山的地方。

  清康熙后,沧浪亭成为官府园林,官员往来频繁,对“沧浪”也就有了新的诠释,即变谪贬后的隐逸为在任时的清廉,沧浪之水,同样也可作为官员们“一清如水”的象征,乾隆帝弘历在《题沧浪亭》里就说:“寄语游斯者,勉实善副名。”如此一来,无论在朝在野、得意失意,都在“沧浪”的观照之下了。

  就以明清苏州城的总体布局来看,虽然胥门外也曾市廛辐辏、百货骈阗,但城里多的是衙署、学校、大宅、花园、寺院,它们一方方地被长墙围起来,墙外的大街小巷格外静谧了,惟有墙内的花枝探伸出来,给行人带来几分耀眼的亮丽。水巷逶迤,石桥静卧,梵刹钟鼓,人家炊烟,那里真是宜家宜室,安居乐业。

  广袤的南园,菜花金黄,荷香四溢,茅舍白霜,小桥红梅,最见四时景色。岁月的流水,将这里的一切不断洗涤,湮没了,改观了,变化了。那么就让我们来追忆那些消逝的风景,那些沉淀在历史长河里的往事,正像普鲁斯特说的那样,“重现的时光远比当初的一切更有意味”。

上一篇:《诗意中国》 一篇文章读懂中国诗歌史

下一篇:渔父_诗词_百度汉语